“弗家军”通过压力测试世界杯球队轮廓已经清晰

Posted on

一场本该在10天前就到手的胜利,终于在2021/22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到来。对于弗利克和他的德国国家队来说,可谓久旱逢甘露。比分看起来很爽,打进5个球,直到最后时刻才让对手捡回2个。尽管对手并非卡塔尔世界杯的参赛队,成色并不怎么样,但好歹名字叫做“意大利”。于是,这既是德国队在本届欧国联的首胜,也是弗利克任内面对传统豪强的首胜。

托马斯穆勒打进第3球,德国队5比2大胜意大利,终于在弗利克任内首次击败“强队”。

尽管德国队在细节上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甚至在轰入5球的背景下,最后两传依旧充斥各种失误,临门一脚还不够高效,而防守端的漏洞仍然清晰可见,但这场大胜总算及时压制住了过去3场比赛期间所滋生的自我怀疑,令球队内部的气氛重新平静下来。正如弗利克所说:“在3场平局当中,有许多事情做得不好,但也有许多事情做得很好。今天是一个小小的压力测试。”

11天4赛的最后一场,弗利克又轮换了5人,克洛斯特曼、吕迪格、京多安、萨内和穆勒,取代克雷尔、尼科施洛特贝克、戈雷茨卡、穆西亚拉和哈弗茨。连续4场下来,弗利克总共轮换了16人次,不可谓不多,但获得过首发机会的球员其实只有18人,其中诺伊尔和基米希都打满了360分钟,聚勒、吕迪格、劳姆、霍夫曼、穆勒和维尔纳也首发了3场,而亨里克斯和有伤病问题的格纳布里则各只有1次首发机会。两位替补门将特拉普和鲍曼,以及伤退的罗伊斯没有获得过出场机会。布兰特、阿德耶米、若纳唐塔和施塔赫都只是象征性地替补出场过1次,卢卡斯恩梅沙也只有2次替补记录。

从一开始确定了一份不含新人的26人名单,到4场比赛下来主次分明的用兵,不难看出弗利克对待这4场欧国联非常认真,跟其他传统豪强的主帅完全不一样,跟曼奇尼要彻底换血并让几位首次入选的球员全部完成处子秀更是截然相反。而上一场萨内在替补席待了90分钟后立即就在德国媒体当中引发热议,换作是其他强国,压根就是小题大做——4场里轮休1场有什么大不了的?所以无论是从弗利克的用人,还是从媒体对于个别球员的“过分关心”,都能感受到德国人对于这4场欧国联的重视程度,绝非当作友谊赛。

于是认线场比赛之后,我们已基本可以判断出德国队在世界杯上的主力框架。在4231这个基本阵型上,诺伊尔、吕迪格、基米希和穆勒是中轴线与主心骨,外加左后卫劳姆和中锋维尔纳是所谓的绝对主力。其中劳姆是资历最浅的一个,也是6人中唯一在弗利克上任后才首次入选的球员。这位24岁的霍芬海姆左后卫继3月国际比赛周之后,又一次成为了大赢家。尽管他的防守能力与经验仍有待提高,但在戈森斯满血回归之前,已经不会再有人威胁到他的位置。

当然,有了上轮对匈牙利的经验教训,尤其是考虑到劳姆压上后一旦被对手打反击,总要奋力甚至是吃力地回追,防线左路还是很容易被击穿,弗利克在这场比赛中又作出了针对性调整。开场后可以看到,双后腰之一的京多安居左,而且会在劳姆离开防线压上之后,立即往左侧移动,甚至直接站在左后卫的位置上。

换言之,本场不再是过去2场那种4231与3241之间的切换,而是基本保持四后卫,但两个边后卫的助攻任务不同,右边的克洛斯特曼只是有限度地压上,劳姆还是会在进攻时立即变成左边锋,身前的萨内内收,而京多安只会有限度前插,更多会留在劳姆身后的区域,萨内也会很注意回来协助劳姆防守。但意大利右边锋波利塔诺还是在第8分钟从这一边制造了杀机,他在右路带球内切晃开萨内后迅速斜吊禁区中央,拉斯帕多里反越位前插到小禁区边缘右脚凌空垫射,好在被诺伊尔精彩地侧身单掌化解,而尼翁托(已越位在先)的补射也正好踢到了诺伊尔怀里。

首回合的交锋中,波利塔诺(以及替补出场的尼翁托)这一边就把克雷尔打得相当狼狈。但本场除了刚开场的这次机会,波利塔诺就基本隐身,甚至在半场结束前就被中卫路易斯费利佩换下,曼奇尼要变阵三中卫来加固防守。因此总体而言,弗利克对于后防的这个微调收到了理想效果。而在进攻端,劳姆的作用非常突出,前3个进球都是来自于他的左路传中。相比于更擅长在后门柱抢点破门的戈森斯,劳姆对于进攻的推动作用更加明显。而且戈森斯因为伤病与状态问题,已经远离国家队大半年,最快也要等到9月才能归队,留给他重新证明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因此劳姆的主力左后卫位置基本算是坐稳了。

这样一来,德国队这条4人防线场比赛下来,弗利克从未将聚勒放在右路,因此可以断言,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于是,右脚的聚勒和左脚的尼科施洛特贝克,就要竞争成为吕迪格的首选搭档,而若纳唐塔,包括此次落选的金特尔等中卫,显然只能安心当替补了。

过去2场比赛,高水平比赛经验不足的施洛特贝克在防守端出现了不少纰漏,但在进攻发起这个环节上非常抢眼。而今年以来受到伤病影响的聚勒总体发挥平淡,而且防守上也没有表现得太过稳健。下赛季,聚勒和施洛特贝克大概率就会成为多特蒙德的主力中卫搭档,这也会给两人在国家队中的竞争增添有趣的看点。

到了世界杯上,弗利克会不会根据对手的特点,让聚勒和施洛特贝克轮流出场,即想要加强进攻就上小施(尤其是考虑到小施与劳姆在左路配合非常默契),想要稳妥一点就上聚勒?不过,这里面涉及到配合默契的问题,因为吕迪格要根据搭档的不同而调整位置,跟小施搭配就要担任右中卫,跟聚勒搭档就要踢左中卫。考虑到德国队防线整体协作程度不高,将吕迪格这样左右调整似乎并非上策。

至于最令人担心的右后卫究竟是选择克雷尔还是克洛斯特曼,抑或是亨里克斯,相信连弗利克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此次连续4场比赛,克雷尔2次出场(1次踢左路,1次踢右路)都饱受差评,而克洛斯特曼2次出场都中规中矩,亨里克斯在对意大利的首回合踢了一小时后就没有获得更多机会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基本就是克雷尔和克洛斯特曼二选一。因为左路派上攻击性极强的劳姆,右路应该就会优先选择一个防守较为稳妥的人选,而不是由进攻型中场改造而来的亨里克斯。克雷尔今夏会否离开巴黎圣日耳曼,加入一家能够打上主力,甚至成为主力右后卫的俱乐部,很有可能直接影响国家队这个位置的竞争结果。但无论是克雷尔还是克洛斯特曼,这个位置依旧会是一大软肋。

相比于人员搭配需要相对稳定的后防,中前场目前基本是两个人竞争一个位置的局面,只有2次对阵意大利都取得进球的基米希不可替代。基米希的后腰搭档由戈雷茨卡与京多安去竞争,两个边锋的位置是3名拜仁球员格纳布里、萨内、穆西亚拉加上门兴格拉德巴赫多面手约纳斯霍夫曼的对决,而穆勒和维尔纳的位置都可以由天赋顶格却进步不大的哈弗茨轮换。如果十字韧带撕裂的维尔茨赶不上这届世界杯,同时罗伊斯还是一到国家队就出问题,那么前场轮换阵容就大致如此了。

这4场欧国联打下来,身为挑战者的霍夫曼和穆西亚拉,表现无疑压倒了守擂的格纳布里和萨内,但还谈不上攻擂成功。状态与信心持续低迷了3个月的萨内,至少在这场5比2当中赢回了一定的口碑。一方面,他的比赛投入度极高,上半场中段一次跨越大半个球场的快速回防尤为令人赞叹,而且几次快速由守转攻都是由他带球策动;但另一方面,他的传射感觉依旧不甚理想,尽管给维尔纳和替补登场的施塔赫都送出过妙传,自己也有2次禁区边缘的起脚制造了极大威胁,但更多是突到禁区边缘把球传丢,或传到一个无法形成直接威胁的位置上。

事实上,萨内最后两传与射门质量不高并非他个人独有的问题,而是这支德国队的通病。这场比赛尽管有基米希和维尔纳(第1球)的2个精彩的进攻三区配合进球,并最终打进5球之多,但还是浪费了太多快速转换良机,尤其是在意大利还没有变三中卫的上半场。维尔纳在1分钟内梅开二度之前,依旧是那个“球烫脚”的维尔纳,很多次进攻三区内的持球都显得僵硬和笨拙,想要稳妥处理却贻误了战机。

如果说萨内能否在世界杯时调整回去年9月到12月那段的出色状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或许会有惊喜,或许会有惊吓,那么半年后的维尔纳几乎肯定就是目前这个维尔纳,技术能力不可能再有什么实质性提升,状态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指望弗利克在新赛季突然找到并重用一个比维尔纳更靠谱的中锋,甚至改打双前锋来更好地使用维尔纳已不切实际,只能寄希望于身后这帮以“拜仁帮”为主的队友每一场都能为他创造出足够多的机会。

某种程度上,维尔纳进球与否已经成为“弗家军”的晴雨表:他进球的6场比赛(总计8球),球队保持全胜且打进多达23球;而在他参加却没有进球的5场比赛中,德国队仅1胜(2比1罗马尼亚)4平,进球只有6个。而且除了对列支敦士登首开纪录,维尔纳的其他7球都像这场的2球一样,属于扩大领先优势,甚至纯属锦上添花。换言之,与其说维尔纳的进球是“弗家军”获胜的保证,不如说只有德国队打出理想的场面和创造出足够多的机会(从而顺利获胜),切尔西前锋才能进球。

德国队这连续4场欧国联的发挥,保持着一场坏一场好(或者说客场坏、主场好)的节奏,而好坏则主要取决于高控球率能否转化为足够多的得分机会。做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场5比2就像欧洲杯上对葡萄牙那样酣畅淋漓的4比2,既意味着这样踢完全可以打出精彩的场面与理想的结果,但并不意味着每一场都可以。

相比于轮廓已相对清晰的主力框架,这支发挥飘忽不定的德国队究竟是不是真的走在重返世界之巅的道路上,目前还无法给出明确答案,希望当然是有的,但也有一些痼疾没有解决,或者根本解决不了。而弗利克在世界杯上交卷之前的解题机会,大概只剩下9月的最后2场欧国联了。上任以来保持9胜4平不败的弗利克就说:“9月的时候我们还得打上一两颗定位螺钉。”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